/「用户中心」/「帮助」
浙江在线  >  江山新闻网  >  新闻中心  >  社会新闻
《一只菜盘》的故事

来源:江山新闻网    作者:李端贞    时间:2018-12-14 09:04:31    「我要投稿

  2017年春节,我收到了来自海南的一张贺卡,上面写着:李老师,过年好……落款是冯丽霞。冯丽霞是江山中学1973届初中和1975届高中毕业的同学,也是江山中学文艺宣传队的一员。正是这批文宣队员,使一出小独幕剧《一只菜盘》在43年前登上了全省会演的大舞台。看着这张充满浓浓的师生情意的贺卡,我仿佛又回到了45年前……

  扣人心弦的选拔

  《一只菜盘》写于1972年,执笔人是我,以江山中学文宣队的名义署名,后经江山婺剧团编导修改、排练,在1974年由我们江中文宣队带了这个节目,代表金华地区的文艺团体参加省会演并公演。一个县中学的学生文艺演出队,拿自己创作的节目参加省会演并公演,在当时不说“绝后”,至少也称得上是“空前”的。

  当然,能参加省会演,离不开地区的会演。参加1973年4月金华地区文艺会演的大大小小剧目共有99个,经过在金华剧院几天几夜的演出,最后由金华地委委员集体观看审议,正式确定将东阳婺剧团的《春雷》、兰溪婺剧团的《老师傅》、衢县越剧团的《两双鞋》与我们江中文宣队的《一只菜盘》共4个剧目,组成一台戏,修改排练后,代表金华地区赴杭州参加全省文艺会演。

  剧目选定了,但《一只菜盘》到底由谁赴省演出,是否由江中的学生去演,还没有敲定。当时地区指示,由浙江婺剧团、江山婺剧团与我们江中文宣队3支队伍,各自抽调人员,组织力量,分别排练经修改后的同一个版本的《一只菜盘》;等排练好了,再集中到金华同台演出,接受地委领导审查。

  获知这一决定时,内心是又喜又忧。这只“菜盘”这么受到关注——浙江婺剧团和江山婺剧团两个专业剧团也同时排练、同台演出这个节目,尤其与省一级的浙江婺剧团同台“比拼”,确实出乎意料,有点受宠若惊;但我自己写的这只“菜盘”,是为自己的学生量身打造的,写的就是他们中的人与事,也是为了能给他们提供更多的演出机会,更多地展现他们的能力与才华。现在,这个机会还能有幸地降临在我的学生身上吗?太过渺茫了!

  1973年8月,地委领导看了3支队伍的同台演出后,《一只菜盘》赴省演出的任务最后还是交给我们江中文宣队,说是学生演学生,亲切自然些。

  领导们要求我们认真学习专业剧团的演出长处,能再加工一下。对剧本,也提出了最好学生的形象能“塑造得更完美一些”、戏中做好事的学生能体现出“德智体全面发展”等建议。

  当时,我既是原剧的作者,又是江中宣传队的负责教师,在学生眼中甚至是江中文宣队的“掌门人”,在会上总得有个态度。于是,我表示回去一定认真领会领导的讲话精神,抓紧改好。但我知道,一个30分钟的小节目,要求面面俱到,确有难处。还有一个“原则问题”是表演形式。当时我们江山属金华地区,《一只菜盘》原用小歌剧形式,改用婺剧形式来表演,我能够接受。但我坚持《一只菜盘》要用普通话“说”,用普通话“唱”。理由很简单,一是金华话难懂,杭州观众更听不懂,听不懂还谈什么演出效果?二是戏中这4名学生演员,平时就是一口流利的普通话,说金华话不顺口,也势必影响演出效果。最后,地区同意用普通话演出这只“菜盘”。

  应运而生的剧本

  记得上世纪60年代末,学校叫我带一个“宣传排”,实际上这就是一个教学班。这个“宣传排”,就是学校的一个业余文艺演出队,几乎三天两头要排节目。那时江山婺剧团忙于参加活动,县里开三级干部大会、双抢动员大会等,有演出需要,就把任务交给我们。这个“排”的学生也确实优秀,可圈可点的地方很多。当年金华地区乃至全省各地“慕名”来听我语文课的老师不少,他们对这个班学生的领悟能力和表达能力,无不交口称赞。

  送走了这批学生后,学校继续叫我负责“文艺宣传队”。文宣队以初中学生为主,从全校范围内选拔、推荐。文宣队的同学们个个出类拔萃,人走到哪里好事做到哪里。到农村到工厂演出,每每演完卸了妆,总要把礼堂、晒场打扫干净,争抢扫把、扁担、水桶是常有的事,《一只菜盘》也就是这样“瓜熟蒂落”的。

  那是1972年9月的一天早晨,吃过早餐后,我在学校食堂洗碗处洗碗,碰到冯丽霞同学。她说:“李老师,昨天我们在党校开会,午间帮食堂洗碗,同学们都抢着洗,一只白大碗,不知怎么的,有两人一拿一夺,裂开了。两个人争着要赔钱呢!”我一听,脑海中随之闪出两个学生“洗碗——抢碗——碗破——赔碗……”的一幅幅舞台画面。与此同时,我又觉得总有点什么东西把我的思路卡住。是什么呢?最后眼睛一亮,觉得问题在白大碗。“一只白大碗,也就是一只粗瓷碗,能要几个钱?”——“观众”中是不是会有人闪出这样的念头?想到这里,我拔腿就往大街上跑。找到一家碗店一问,果然,一只白大碗才七八分钱。我又看了看店里的碗具陈列柜,问到一只菜盘,回答说要“三角多”。就是它——一只菜盘!当时别提多高兴了。因为当年“剧本荒”,很难找到适合学生演出的小剧本。有了这个“它”——一只菜盘,我们的学生可以有所作为,英雄有了用武之地了!我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觉得那样有把握。营业员看我那副怪怪的、又眉飞色舞的样子,有点摸不着头脑。我因高兴,什么也顾不上了。

  回校的路上,我决定题目就用“一只菜盘”,赔钱难度提高一点,价格定为四毛三,两个学生每人争着赔一半,一人两毛二,合起来是四毛四,“还多一分钱呢”。两毛二,这对学生来说不是一个小数目了:那时候,我们江中住宿生一天的菜金也就是八分钱呢!回到学校办公室,刚好第一节下课不久,我立即动手写。

  四个人物,两个初中生,一男一女;一个老会计,男;一个食堂主任,女。从“适才间,帮助食堂洗碗筷”开始,到“没想到,一只菜盘两半开”,再到“这只盘破得令人费疑猜,为什么刚刚拿起便裂开”……学生往日学雷锋做好事、可爱可歌的形象,一一跃然纸上:两个学生争着赔钱,在财务室门外等老会计上班以便向他缴钱时,又发现门厅里的双人椅摇摇晃晃,就把椅子上松动的钉子加固,正准备“翻过来,仔细寻,看看还有啥毛病”时,被戴有“有色眼镜”的老会计看到了,说他们两人是“昨天打破盘子,今天又打翻椅子”,“实在太不像话了!”于是,一场“老眼光”遇到“新问题”的矛盾冲突随之展开。当时,真是思如涌泉,到第二节下课铃响,一个30分钟演出时间的小剧目的框架已搭好了。

  天工清新的演员

  有了剧本,演员的选拔也就提到了议事日程。尽管当时“宣传排”的同学们已毕业离开学校,但在他们以前的带动下,再加上文宣队老师和同学们的共同努力,不少文宣队的同学已开始崭露头角,像冯丽霞同学,在短剧《100分不算满分》中挑起了大梁,出演女一号,自然成为剧中女学生的扮演者;张川山同学为剧中男学生的合适人。痪缰械睦匣峒菩枰桓龀墒炖狭返哪醒闯鲅,我们就从孔光老师的校排球队征调了杨庆华同学;女食堂主任则属于当时校革委会唯一的学生代表李云同学。

  令人遗憾的是参加完1973年4月金华地区文艺会演后,张川山同学身体不适,不能参加接下来与浙江婺剧团、江山婺剧团的同台演出,由活泼可爱,办事认真的部队子弟王晋江同学出演男学生。尽管临阵换将,我们还是获得了参加省会演的入场券。

  还有个小插曲,赴金华参加与浙江婺剧团、江山婺剧团的同台演出前夕,同为高二学生的王晋江和杨庆华已通过飞行员的初检,家长生怕出意外,影响他们参加飞行员的复检,不同意他们再去金华演出,在我们做了大量的工作后,才得以成行。在演出过程中,我们也是处处关注,生怕发生什么意外。

  非同凡响的会演

  1974年1月,我们赴杭州参加省会演,住在离浙江胜利剧院不远的省军区招待所。抵达杭州后,我们白天就在浙江胜利剧院进行紧张的排练,晚上则接连在浙江胜利剧院、东坡剧院进行了五六个晚上的会演并公演。

  《一只菜盘》会演,剧中四个角色由我们江山中学四位学生出演,而乐队、灯光、音响、道具、舞美,全部由江山婺剧团承担。每晚,在蕴含着《我爱北京天安门》旋律的欢快前奏曲中,大幕徐徐拉开,观众席上先是一片寂静。渐渐地,随着剧情的展开,观众席上不时爆发出阵阵的欢笑声,有时那欢笑声确确实实是“震耳欲聋”的。不怕大家笑话,第二场公演,我自认为剧目是自己写的,对剧情也熟悉,就自告奋勇地承担起放字幕幻灯的任务。放字幕幻灯,必须心无旁骛,注意力高度集中,快半拍慢半拍都要误事。可我呢,在放字幕幻灯时,几次被4位小演员的演技和观众的欢声笑语所吸引,走神了,打出的字幕跟不上节奏,乱套了,影响了演出效果,第二天我就被“撤”了。

  《一只菜盘》参加省文艺会演,结果如我所料,观众好评如潮,但未能再向前跨出一步。省里认为“演出是成功的”,但“题材有局限性”。我自己内心很平静——有观众的认可,我知足了。这里需要提出的是,《一只菜盘》,我只是提供了一个原坯,以后的一次一次再创作、再提高,则归功于江山婺剧团的导演邓文辛老师、编剧严志三老师、谱曲徐竟飞老师和许多为此剧作出贡献的乐队、演员们,归功于江中文宣队的同学们和濮阳春老师。

  还有那东阳、兰溪婺剧团,在杭州同台演出时,也给予我们许许多多的帮助。兰溪婺剧团的两位男女演员每天给我们同学化妆,亲如一家人。在王晋江和杨庆华毕业离:,李维加和尹宏伟分别接替他们饰演男学生和老会计,尹宏伟也迅速成为文宣队的台柱子之一。《一只菜盘》最后也成了我们文宣队的保留节目。更令人欣慰的是,1974年暑假,应江山县安全用电办公室邀请,在《一只菜盘》中先后参加演出的几位同学,和文宣队的许多伙伴们一起,积极投身到当年县安全用电巡回宣传演出。整整一个暑假,一天接一天,一个又一个乡镇的奔波、演出,40多天下来,江山的大多数乡镇留下了他们的踪迹。他们为我县安全用电宣传作出了贡献,也向社会展现了我们江中人送群众之所需、急群众之所急的群体形象。作为老师,我由衷地为他们感到自豪和骄傲!

  《一只菜盘》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当年江山中学的文体活动和学生积极向上的风貌,那真是一个激情燃烧的岁月。冯丽霞同学在2016年春节后不久的一次聚会上说得好,“在文化生活非常匮乏的时候,我们有了我们的宣传队。我们把自己的美好和青春都写进去了!”张川山同学也回忆道,“少年时代最美好的最快乐的时光,是在江中文宣队度过的,记忆最深刻的是在当年的江山人民大会堂、江郎山下、新安江水电站的演出,还有江中教师和学生宿舍楼隔壁的老礼堂尽头的排练室……”

  时光飞逝,岁月如歌,转眼45年光阴过去了,然而,那剧,那人,那事,至今仍历历在目,难以忘却……

  (注:作者于1961年3月至1979年在江山中学任语文教师;历任江山县委宣传部副部长、江山市教委主任、江山市科委主任。本文写于2017年11月30日,后有修改。)

温馨提示:凡注明“来源:江山新闻网”均系江山新闻网原创作品,转载时敬请注明“来源江山新闻网及作者姓名”。
标签:
「编辑:蒋君   责任编辑:余明明」
www.js-news.cn 第一时间发出权威声音
一度时评
影像江山
江山新闻网版权所有 © 2010-2013 | 关于本站 | 广告服务 | 联系方式 | 诚聘英才 | 法律声明 | 在线投稿 | 网站地图 | 新闻道德举报中心 |